背景:              字号:   默认

5.怀孕(修)(1/2)

谢粟陪着刚做完流产手术的安迪菲回了公寓,这次意外来的快,走的也快。

躺在床上的女人身体虚弱,面色白的跟纸一样骇人。

“刚做完手术,还不能吃油腻食物,我先给你熬点粥吧。”准时下班的谢粟出乎意料地被留下来,照顾这个过气的女演员。

搞不明白,为什么要求一个素不相识的人陪她私下做手术。

谢粟见她不舒服地翻身,叮嘱道:“你需要好好休养,不要乱动,恶露要排干净才行。”

“知道啦,庸医学士。”安迪菲打趣一笑,睫毛轻轻扇动,靠着枕垫示意道:“坐下来陪我说说话吧,这几天的工资我会数倍支付给你。”

“不用。我不是你的员工,帮你是我自愿,不会领你的钱。”

她嗤笑:“哟,真是品行高尚的小姑娘啊。”

谢粟红了红脸没有理会她,手指摩挲着一直带在身上的钥匙扣,上面是她跟爸妈的照片。

“这是你的父母?”

真是很般配的一对男女,颜值这么高,完全不输当红影星乔静雅,怪不得这丫头长得这么漂亮。

赤.裸.裸的让人嫉妒!

“有父母好啊,哪像我,父母只会想着从我身上捞钱,不惜让我陪那些色老头。”

“……”

安迪菲放下碗,嗤之以鼻道:

“我十八岁进这个大染缸,那时通过接广告挣钱给弟妹生活补贴。一次试镜让我走进了大众的视线,让我从一个路人甲变成影视巨星。巨星也有陨落的时候,回首在看,曾经的观众已经陪着我一起苍老,逐渐被新一代观众遗忘,这就是作为演员必须要接受的命。”

谢粟掩眉倾听,化为淡淡的笑,“时代在进步。”

“见鬼的进步,都是些堕落成性的人。出卖肉、体获得地位。。”

“人都会老去。”

安迪菲望着飘落的窗帘,光线晕沉沉的笼罩在房间各个角落,扯了下嘴角,露出轻蔑的神情。

“切。像你还很年轻,让人嫉妒而羡慕这么美丽的年龄。真想把你漂亮的脸蛋儿削下来。哼,到时你就知道什么是老女人。”

都说流产后的女人心情很低落,容易致郁。安迪菲恰恰相反,心情亢奋,想方设法折腾这个没有幅度的小姑娘。

“你啊,就是太善良了,相信姐姐,这世界上最不缺的就是善良。”

谢粟突然怔住,沉默不语。

她站起身,走到玻璃窗前,掀了掀唇角。目光透过深黑的夜,一刹那越过了重重叠叠的光影。

有一个人从来不觉得她善良,觉得她不惜耍尽心机,为了别的男人爬上他的床。

“你熬的药也太好喝了吧,真想多喝几碗。?”

安迪菲刚看了一段美国电影,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唇,脑子里开始理清思路。

水晶吊灯悬挂半空,晶璨的日光照的四角通明。

谢粟坐在椅子上,思绪万千,眼睛微微泛红,睫毛垂了垂,接过药碗。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总裁老公,乖乖听话!薄情首席的失声前妻夜莺重生七零小媳妇九零年代富二代温柔十里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