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24.不要(1/2)

“是我做了无法原谅的事情, 你即恨我,也是我自作自受。见到你第一眼, 备感熟悉,无论怎么做也无法亲近你, 为此痛苦纠结。”温羡搂着她, 低声耳语。

她用两人听见的声音, 踮起脚尖附在耳畔,扬唇嗓音如花轻絮:“我自然希望看到你痛苦,那样我的心里上会得到慰藉。然而世界上有人告诉我,如果真正去恨一个人, 那就让他彻底遗忘,不要再记起。这是最大的惩罚。”

“你真的这么恨我?”

“没错。”她面色微沉。

温羡睫毛轻浮, 敛眉笑了笑, 眼底似有泪光,他扬起脸, 喉咙滑了一下,点头微笑, 轻轻把她从怀里推出去, 往后退步。

“如果我做过的事让你这么厌恶,那我把命给你抵罪,至少它是记得你的。”

谢粟绷紧脸,看着他身后的那一片深渊, 讶然:“我不要你的命, 你要做什么?温羡, 你别乱来……”

脚步往后继续退,他笑的眼泪都残留在眼角。一个人没有记忆,游荡在人间,为了什么?

“除非我死,否则我还会再一次爱上你,想带你远走高飞,结果还是一次次轮回走到原点。与其这样烦心,那就让这段没有结果的感情就此斩断!也好让你得到宽慰!”他黑眸凛然,转身一个越身翻过一块大石头,张开双手,一鼓作气纵身跳下深潭。

谢粟脸色顿白,瞪大眼睛,大声喊出。

“不要——”

“温羡——不要——”

众人都震惊了,石化当场,只见那黑色的衣角没入云雾中。

这五六十米下面可是深潭啊!

会死人的!

蓝思琦立即反应过来,手忙脚乱地连声音都不稳:“快……快……快救人啊!我兄弟不会游泳!”

谢粟顾不得一切,飞快跨过澜石,跟着跳了下去。

安迪菲白了白脸,尖叫一声:“谢粟!”

佛云山雾罩朦胧,空气稀薄,一股冰凉像电流贯穿身体,她的身体随着这片云雾缭绕像一只白色的布料逐渐降落。

就这样活着不好吗?

回忆有生命重要吗?

谢粟多希望最后失去记忆变成植物人的是自己,这样她便能痛快的沉睡,再不闻窗外事。

噗通一声坠入水里。

源源不断地水冲进她的口鼻,她抿紧唇,看见那道沉下去的身影,眼睛颤了颤,划过去抓住他的手。

亮森森的水底像镜子一样不停的旋转。

她捏了捏他的鼻子,拍打他的脸,然而温羡闭着眼没有反应。

心口一凉,身体靠过去,捧着他的脸,闭上眼睛将唇贴在无动于衷的薄唇上,用舌尖轻撬他的唇齿,一口一口的气渡进,让氧气行走在他的肺里。

她不需要他的命,期盼两人不要继续牵扯,这样就不会痛苦,而不是以这种方式让她恐惧。

有些事即使拿命也无法弥补过错。

你明白吗?温羡。

眼角溢出的泪融入水里消失不见。

看着工作人员把温羡抬上病榻接上救护车,谢粟胸口沉闷,刚才渡气导致自己缺氧了,头脑嗡鸣,非常难受。

幸亏游得快。

蓝思琦走到她面前,扬起手欲要给她一个耳光,在看见她白灿灿的脸时,手停在了半空,硬下心把火气揶回去。

“你该知道,他从来就不会游泳。你这是要他的命。”蓝思琦冷着脸丢下一句话,上了救护车。

谢粟坐在地上环着身体,冷得牙齿都在打颤。安迪菲用毛巾给她拭干,动作温柔,生怕弄伤她的头发。

“换衣服吧,这样会感冒的。”

她摇头,“待会儿还有一场戏,今天出了状况,我想把剩下的镜头都拍完。”

“你不用这么敬业,太辛苦了。”安迪菲摸了摸她的脸,叹了口气。

“没关系。”她微微一笑。

“你跟温羡还有蓝思琦是认识的吗?”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总裁老公,乖乖听话!薄情首席的失声前妻夜莺重生七零小媳妇九零年代富二代温柔十里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