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2.洗衣服(1/2)

南栀子从办公室回教室的路上。

手机震动了几声,她站在一处阴凉的树下,掏出手机,看着屏幕亮起的名字,唇边挂着柔软的笑。

“妈。”

电话里的女人声音略带急切与关心,“栀子啊,最近在学校怎样,妈妈刚才在上班,现在抽空回给你。”

“我知道你很忙,我在这里很好,老师学生都非常……”

“热情是么?”耳畔炽热的呼吸擦过,一声低笑传至耳膜。

南栀子呀了一声,吓得睁大眼睛,手机险些没拿稳摔在地上,她猝然往前一步躲开身后人的亲昵,一双小鹿般的眼睛警惕地瞅着那个人。

“你……你做什么?”

沈昭衣服上有几片落叶,她毫不在意地轻轻弹去,刚坐这里乘凉小会儿,不喜教室里闹腾的喧嚣。

没料到会遇见她。

真是怪有缘。

沈昭理了理衣服,倏地靠近她的眼睛,眉眼稍稍扬起,“傻了?电话里在跟你说话呢。”

南栀子连忙回过神,跟电话里的人支支吾吾报备几声便挂了:“没事妈,你不用回来照顾我,我这里一切安好,刚才……刚才是我同学,……女孩子别担心。”

简略中结束了话题,她挂断电话,把金属盒盖的手机放进口袋里,身上穿着一板一眼的白蓝条的校服,很是碍眼。

微微低着头,看不大清她的神色。

唯能见到蝶翼般扇动的睫毛漆黑狭长,线条柔和的鼻骨白净如瓷,果冻色的唇微微抿起,似在生气。

“小班长看人都是眼朝地吗?”沈昭带着几分不悦,出其不意伸出手擒住她的下巴,缓缓抬起。

待仔细看见她的黑眸时,嘴角扯了几下。

“你好像很不喜欢我。”

她的指尖微凉,南栀子身体绷直,从未被人这样张扬的对待,她下巴一缩,躲开她的手指,软声说:“没有。沈同学如果没什么事,我先去上课了。”

事实证明,普通学习分子一定要原谅这些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回到教室,刚进门,一本书嗖的一声风驰电掣般飞了过来,直直向她脑门砸了过来。

南栀子惊得呆在原地,怯懦地闭上眼睛,腿脚愣是无法动弹。

偶有疾风划过。

不着痕迹。

一双白皙修长的手迅速挡在她的面前,顿然截住书本!

低沉威严的声音骤然响起,“这是谁扔的?”

教室里的吵闹声瞬间化为乌有,死寂沉沉的教室,连针掉落地上的声音都能清晰听见,

后排的空调还在扇动叶片,传递冷气。

大家坐在位上,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言不发。

南栀子颤颤地看向身前的女生,红色艳丽的裙子,张扬大胆的高跟鞋,近乎完美的脸上挂着不修边幅地笑意,深邃的眸子冷若冰川。

她继而发问:“还要我再说一遍?究竟是谁扔的?”

这时,最后一排第四组的男生站了起来,肤色偏黑,个子高,身材壮壮的,绷着脸说:“是我,我不是……”

话还未说完,沈昭几步上前,狠狠地将书砸在那人的脸上,“我他妈让你砸!”

这一举动吓坏了所有人,大家噎着一口气,不敢喘息,静默地低着头。

男生气得涨红了脸,“我又不是故意的!”

沈昭手指顶了顶书转动几下,又一次砸在他脸上,薄唇弯了弯,冷声说:“抱歉,我也不是故意的。我他妈管你有意还是无意,我之前有没有说过,谁敢在我面前放肆,绝对不会有好结果。”

“沈昭!你不就有几个臭钱吗,老子不怕你!”

沈昭眸子一闪,抡起凳子直接干,然而被她几个好姐妹赶紧扯住,劝着她消消火。

李晶雨拉住她的手,牵出笑来:“阿昭,上课铃声响了,有事以后再说,先消消气,刚才那一下子不是没砸到你吗?也许成易申不是有意的呢,你别气啦。”

另一个女孩亲昵地贴着她的手臂,手指划过那白皙的手背,轻柔的抚平突突跳跃的青筋,嘟着红唇娇里娇气。

“小雨说的没错,干嘛为这么个垃圾生气,气坏了身子怎么办,下一节体育课,我们去餐厅吃吃饭怎么样?”

所有人都看着后面一排诡异的场景,无人问津的南栀子稍稍舒出口气,慢步走到自己的位上,翻开书等待老师的到来。

没想到沈昭一来学校,简直像车祸现场。

让人忌惮不已。

她歪着脑袋,看到一脸花痴的同桌正盯着沈昭,那眼神如火灼热,烧的她耳根子发烫,只得埋下头看书。

哎。

那封情书该怎么送出去呢?

过了一分钟。

一个身穿制服的中年女人,夹着书本走进教室,目光锐利地扫过台下,把书跟资料铺在讲桌上,低咳一声,“上课。”

“起立!”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笙笙入我心爱恨之约快穿之锦绣荣华你是我命定的劫陆少的蜜宠甜妻挣宠I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