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4.暴l露狂(1/2)

南栀子听着耳边吵闹的闹钟声,嘤咛一声,随手关去。

睁着睡意朦胧的眼睛,打了个哈欠坐起身。

光线穿透厚重的窗帘,从缝隙间照进来,空间突然变得宽敞明亮。

她眯了眯眼睛,感觉腰上有重物压着,不太舒服。

摸了摸手边的手机,一碰便碰到凉凉软软的东西。

低头一看,呼吸陡然一滞。

睡在身边的女孩,一头黑色泼墨般的长发凌乱的铺在裸l露的背上,绸缎柔软,散着黑亮的光泽。

一张无法描述的面容,那是极致漂亮的睡颜。被褥耸动,雪白莹润的肌肤暴露在空气中,一颗小泪痣嵌在左眼角,慵懒动人。

南栀子心口一紧,恍如当头棒喝,二话不说赶紧把腰上的手拿开,再小心翼翼地下地,免得惊醒她。

看样子,这人好多天没睡好觉了。

害苦自己一晚上睡得非常难受,又是被压又是被挤的没地方躲藏。

鼻息间都是沈昭身上散着的淡淡药香。

她忙不迭地把校服跟鞋穿上,准备去上学。

刚动身,身后便迎来慵懒地低笑声。

“早啊,栀子花。”

南栀子神经突突直跳,背脊僵直,转身朝着坐起身地人,生硬地扯出抹笑。再一看,沈昭由脖子到小腹的被子全都滑了下来,一览无遗,整个人裸露在外。

高耸的胸脯,平坦的小腹,真正的冰肌玉骨,那一弧镰月的锁骨,性感而妖娆。

“早……”南栀子脑门哐当直撞,脸颊红得快滴出血,急促地闭上眼睛背过身后,惊声道:“沈同学,能不能先把衣服穿上!”

沈昭还没有睡醒,本想多睡会儿,可身边没有南栀子这个抱枕睡不着。

她懒懒的捋了捋长发,揉了揉眉心,带着起床气的不悦,“什么呀,醒的这么早。”

“不、不早了,该上早读了。”南栀子吞吞吐吐地说完,干涩涩地笑。

沈昭打开自己地手机看了眼时间,套上衣服,微微抬睫,低声说:“能不能麻烦你,给我扎个丸子头。”

南栀子愣了愣。

“抱歉,长这么大,我不会扎头发。”她的目光水盈盈地瞟来,极度炙热。

南栀子抿了抿唇,暗自压下一声叹息。

好脾气的走过去,从床上把她的衬衫递给她,眼睛看向别处,“先把衬衫穿上,我有点传统思想,沈同学你别介意。……女孩子可不可以不要这么暴l露,即使这是女宿舍也要矜持点。”

“大家都是女孩,为什么不能裸?”沈昭也不接衣服,似笑非笑的问。

南栀子的脸霎时染了红霜,咬着唇:“对面宿舍的男生……会偷窥。”

“喔?这么厚实的窗帘都能看见,我看那男生八成是激光眼。”

“……”

“还是说……你喜欢女孩?”她突然靠过去,热气呵在那乳白的肌肤上,还有毛茸茸的汗毛。

南栀子眉心一颤。

想到一幕,赶紧摇了摇头。

即使大家都是女孩,可这位明星是真的让人不敢仰仗,何况撞见她跟女孩子接吻,想想以后还是避而远之。

沈昭不再逗弄她,径自扣上纽扣,想来从小被人伺候大的,连穿衣服这么简单的事情也能折腾个十来分钟。

南栀子看着已经过了早读的时间,耐心快被消磨殆尽。

情急之下,突然伸出手,穿过对方的指尖,一层层快速扣上纽扣。

她的声音温软:“你动作太慢,早读课都快结束了。”

沈昭咬了咬红唇,两人靠的很近,微抬便能看见对方一排扇子一样的睫毛,嘴角凝聚的笑容愈发灿烂。

“那你以后都给我穿衣服不就快了。”

“……”

谁想给你穿衣服,又不是保姆。南栀子就算很生气,也不敢跟这位全校风云人物抗衡,只能抿了抿唇,一言不发。

今天周五,三节数学课很快结束,数学老师是个四十多岁的女人,听说儿媳妇儿生了,要回家照顾孙子,便跟语文老师调换了课程表。

一下课,群魔乱舞,追逐打闹,噪音快要撑破屋顶。

南栀子坐在位上翻来习题册开始做作业,她很少出去玩。有时间也只在教室里厕所的路上活动一会,十分钟的下课时间,谁会有那么多时间去操场餐厅这些地方。

身边突然坐了一个人,是他们组的组长。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笙笙入我心爱恨之约快穿之锦绣荣华你是我命定的劫陆少的蜜宠甜妻挣宠I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