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19.好贪心(1/2)

南栀子混混沌沌地跟着沈昭后面,慢吞吞地说:

“我奶奶生了重病需要二十万,我也是没办法。”

沈昭停下脚步,眼尾微扬,神色凛然:“这种事跟我说很难?你明知我不喜欢林书阳。”

二十万对她来说根本不算钱,令她生气的是不管发生什么事,南栀子脑子里第一个想到的人不是她。

南栀子压下一声叹:“对不起,之前说了那些话伤害你。”

昏黄的夕阳下,红霞细碎蔓延在天际,云烟浩淼,绚烂如花。

沈昭穿着加长大衣,颀长的身材,逆着微醺的光芒。

浑身笼罩着一层迷幻的线晕,光线中尘埃零碎漂浮。

半晌。

她把修剪干净的手指伸过去,眼角余光瞥向南栀子,仰脸抬了抬下巴:“牵我的手,我就接受你的道歉。”

南栀子讶异了下,睁大眼睛困惑地歪头看她,咬了咬唇。

“不牵就算了。”她自半空中把手抽了回来。

“牵。”南栀子立即碰触她甚凉的指尖,心肝儿凉的颤了颤。

车在平坦的道路上驰聘,擦过深夜的喧嚣,划过一道靓影。

南栀子靠着椅背,望着窗外的夜景出神。

沈昭单手搭在方向盘上,歪过头,视线随着看过去。

真是个小可爱。

南栀子侧头打量她许久。

沈昭嘴角噙着笑,若隐若现的梨涡像冬季绽放的冰花,瓷骨白的鼻梁覆上一层薄弱的灯光,闪着淡淡的光泽。

她嘴唇轻抿,扭过头与她的目光撞在一起。

“偷看我?”她笑。

“没,没有。”

南栀子目光直躲闪。

车内静默无声。

沈昭:“为什么你不喜欢我,南栀子,你是菩萨么,真是四大皆空。”

她被她逗得掩唇轻笑,“那么多人喜欢你,你还不知足,真贪心。”

“是啊,我就是很贪心,那么多喜欢我的人加起来都比不上你的一句喜欢,贪心么?”

“……”

是啊,真他妈的贪心。

轿车穿梭在深夜,一路平稳。

不知过了多久,驶过隧道,上了高架桥。

沈昭迟迟听不见身边的人说话,睨了眼歪着脑袋的南栀子,听见她呼吸声均匀轻浅,披着她的大衣缩成个兔子似的,微红的脸蛋深陷在书包里休眠,没再吱声。

她随手打开车空调,纤长分明的手指轻轻搭在她柔软的发中,指尖的温柔轻抚她发顶那圈漩涡。

蓦地良久。

她的声音透过黑夜的深沉。

“对你,我会越来越贪心。”

——

教室里一直闹哄哄的,几个学生勾肩搭背嘻哈打闹,四处追赶。

南栀子百无聊赖地回到位上,坐在凳子上从抽屉里拿出书,埋头写作业顺便记笔记。

要期末考,她需要加倍努力才行。

“班长!”

突然有人喊了她一声。

“班长,下个周的值日表还能安排呢。”

南栀子才想起来,忘记安排一周的值日了。

她赶忙从课桌上翻出表格,准备起身,裤子紧绷,一时之间突然动不了了。

她疑惑地挪了挪,可是裤子好像钉在上面,纹丝不动。

怎么回事?!

南栀子惊慌地低头看,发现不知谁涂得强力胶,她的裤子早已干涸在上面!

“……”

英语课代表走了过来,看她神色不太对,好心问:“班长你怎么了?”

“我,我裤子粘上去了。”她睁大眼睛,焦急地想跟凳子分开,可是胶水太粘,她发现的晚,已经干在上面了。

在跟李晶雨闲聊的沈昭听见后,眉毛跳动几下,离开座位走过去,撑着桌子低头看她:“你站起来试试?”

“站不起来,粘,粘住了。”南栀子欲哭无泪,也不知道是谁搞的恶作剧。

沈昭看向粘住的地方,眉毛皱起,说:“没办法,已经粘一块了。”

“……”她吓得脸色顿变,耳朵嗡嗡作响。

沈昭微垂着视线,目光锁住某处,突然开口:“脱掉裤子吧,我帮你脱。”

南栀子脸色煞白,紧张的出了一手的汗,立即摇了摇头:“不行!”

“你怎么走路。”她说这话时,带着几分戏虐的笑意。

“这个我…”倔强的抿着唇,心里盼着宋楠赶紧出现,换做沈昭将她拉到厕所去换,想想就很羞耻。

心里又焦又躁,她真的不清楚是谁做出这样行为。

沈昭舔了下唇角,瞥了眼齐刷刷盯着自己的人,一个冷眼扫过去,一群人巴啦啦的垂下头不再看。

她吐息,从容淡定道:“教室里人多,我陪你去厕所。”

沈昭从抽屉里将之前准备的那套男装拽了出来,南栀子费力尴尬的扒着凳子,被她拉着姿势怪异的走出教室。

傅静跟李晶雨沉沉的呼出口气,沈昭对南栀子根本就是司马昭之心嘛!

南栀子惊讶的看着袋子里东西,翻开一看,全套都在,连四裤衩都准备了,她忐忑的眼神轻飘飘看过去。

沈昭看她的眼神那么怪异,眯眼嗤笑,咬着下唇道:“有衣服换不错了,我还没那么恶趣味。”

南栀子默默缩了缩脑袋,软糯糯道:“谢谢你。”

随便找了个门,发现运气特衰挑了个把手坏的门,她看向手指抵着眉眼懒散靠着门的那个人,将门悄然合上。

忙碌的用剪刀剪开裤子——

沈昭淡淡的瞥着合上的门,耳畔是凳子碰撞的声响,心口骚l动而邪恶的腾起,她舌尖抵着腮不耐烦的样子。

“换好了么?”

“哪有那么快。”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笙笙入我心爱恨之约快穿之锦绣荣华你是我命定的劫陆少的蜜宠甜妻挣宠I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