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21.一夜亏了(1/2)

南栀子经过花圃, 一阵寒风吹得瑟瑟发抖, 今天她一人回去。

沈昭临时被她的神秘经纪人一通电话呼走了。

心,总算放松很多。

刚出了校门, 一个穿着外校校服的男生看见她,眼睛一闪,推了推眼镜,“南栀子, 请等下。”

她背着书包,看见这傻愣愣的男生, 疑惑了几秒,眼睛微颤,“程凡?”

“南栀子你还认得我真的太好了, 虽然我们已经两年没见面了, 但是能在这么美好的天气里见到你,简直就是我三生有幸啊!”男生个子不是很高, 看似憨态之相, 其内油嘴滑舌, 满腹搞笑。

南栀子抬头看了眼灰蒙蒙的天, 知道这个老同学性子倒也没改。

程凡是她初中的同学, 大家都是围棋社的成员,之后她退社专心学习, 也就跟社团的人走的越来越远。

毕业后, 各奔新学校, 长时间不联系了。

能再见到老同学, 心里很是宽慰。

“你,你怎么来这里?”

程凡搓了搓手,艳羡道:“一中真的是气派的地方啊,听说这里的学生都是有钱人,南栀子你能考上这里真让人羡慕。”

“还好。”如果接触这些不学无术的学生,就不会羡慕了。

“其实我是有事找你。”

“找我?”

程凡非常诚恳地点头,“非常紧急的事情。”

“是什么事。”

“自从你不再下围棋,我跟玲子他们从没有放弃过,我们参加了很多比赛,也拿到了一次亚军。”说到这里程凡摸了摸光秃秃的脑袋,傻乎乎的笑了。

南栀子倍感欣慰,想到他们还在追求梦想,点头:“这样真好。”

“可是……你知道吗,就在我们这次要参加CLT大赛,宁泽前夜去骑马摔断了腿,手臂也骨折了,还躺在医院里呢。”

南栀子心口一窒,“怎么会这样,很严重吗?”

宁泽是他们棋社的一员,一直担任主将,善于捕风捉影,全程开挂。

“医生说半年是没办法下地了。”程凡垂头,沮丧极了,“我们团队缺失一个人,只能弃赛了。”

“你别难过,相信他会好起来的。”

“我们并不想放弃比赛,这次比赛关乎奥体杯入选,没办法,南栀子,我现在能想到的就是你了。”

面对程凡那双紧紧锁住自己发光的眼睛,南栀子心里咯噔一下,“什么意思?”

程凡低咳几声,有些不好意思,“你以前也是咱们社的小顶梁柱,所以想请你加入我们,作为后补,参加比赛。”

南栀子吓了一跳,面色微怔,“不行。我、我已经不下棋了。”

“南栀子拜托你了,这件事唯一信得过的人只有你。”

南栀子不再多说,慌张地回头:“这件事绝对不行,我现在只想安安静静的上学,不愿参与任何事。”

“南栀子有话我们好好说,你别走啊,算我求你了。”

“天不早了,程凡你快回去吧。”

“南栀子,算我求你了!你就大人不计小人过,原谅玲子吧。她现在也不太好,自从你不下棋,变得更加沉默寡言。”

南栀子突然停驻,想到曾经大家一起开心下棋的日子,心生怀念,眼角渐渐湿润。

她很喜欢下棋,可是父母给她下了规矩,终归只能喜欢而已。

下棋的路不是只有喜欢才能走下去,还要金钱跟物质上支持。

在那么艰难的时候,她拿到了职业四段,本是值得高兴的事情,却被自己的好朋友玲子暗中造谣生事,说她藏暗棋,导致她当时受了很多人的质疑与冷眼。

下棋不是一件值得快乐与炫耀的事情,像污点深深扎在心里深处,不愿被人提及,更不愿被人想起。

她站在青空之下。

视线一直看着明晃晃的枯叶。

离开枝头,飘落、摇摆。

程凡吞了吞口水,低声求道:“求求你南栀子,求你帮我们一次。”

“对不起,你找别人吧,我不会再下棋了。”南栀子暗自捏紧指骨,拉住书包带子,头也不回径自离开了。

“大家曾经在一起快乐的日子,你都忘记了吗?南栀子,喂!南栀子!”

耳畔是程凡声声请求,一遍遍的撞击着心房,扰乱她的思绪。

她吐出口气,黑眸闪动着浮动的光,越走越远。

——

手机震动了下,南栀子打开看了眼屏幕:[我的小班长,回家了没有?]

沈昭?她怎么还有时间发信息。

她回了句:[到家了。]

[我这几天会比较忙,刚接了家广告,过个半月就有时间陪你。]

[好好工作。]

[可我想你怎么办?工作吃饭都没有跟你在一起开心,你想不想我?]

[我要做饭了,下次再说。]

南栀子脸颊微红,赶紧打出几个字发送,抬头望了眼流光溢彩的棋社,心脏咚咚乱跳。

休息室。

沈昭看着手机,眸子里闪过一丝笑,穿上kily选好的礼服,准备去参加饭局。

“阿昭,这次拍摄的地方在CLT比赛场,你不介意吧。”

“无所谓,学习的地方总归安静些。”

Kily翻过行程表,低着头说:“没意见,那我就去安排下,在比赛那天拍摄广告,还能做到全方位宣传。”

棋澳社是所有棋社里当属名声响亮,风气正规,内部棋手多是经过培训有功底的人。服务员走马观花望了眼棋社里的情景,所有人都在认真下棋,时不时添茶,气氛优良和谐。

清逸雅居,竹香缭绕。社内迎正门中间堆砌一座假山水域,旁边坐立的高大盆景大气素雅,吊兰环绕,棋盘落子有声。

南栀子正跟一个三十岁的名叫王意的男人对弈。

她小心翼翼地部署棋局,两年没下棋,生疏了不少。而且她注重于布局,性格慢热,下法稳健。

手指按了下边上的计时器,看着上面的时间,吐出口气,这一子用了五秒钟。

执白子,对方执黑子,棋盘上厮杀一局胜负已定。

然而王意突然耍赖拖延时间,中途甩出一叠钞票,喝道:“再来一局,你要是赢了,这两千块是你的,输了给爷爷双倍还回来。”

她看见这一叠钞票,咬了咬唇,乖乖的收拾棋子,跟他再来一局。

学棋需要很多钱,以前靠下棋也挣了点小钱,她没有天赋异禀,更没有庞大的后台,围棋之路甚是艰苦。

她有的是一颗铜墙铁壁般的心,直到干涸耗竭那天。

王意拿起手边的竹扇附弄风雅,瞪了眼裹得密不透风的南栀子,输给这小丫头片子,心存不满。当察觉到她唇角悄无声息上掀的意味,更是火冒三丈!

区区一个业余棋手,也敢在他爷爷头上动气。

空气凝固。

棋社里的人视线齐刷刷的扫过来,议论声像沸腾的凫水,决堤般一发不可收拾。

“那个女孩是谁啊?好面生。”左边棋桌边一人小声道。

对面的男人喝了口茶,窃笑:“一中的校服,新来的丫头吧,没准还是个高手,看看她的棋力怎样?”

“年纪挺小的。”

“来下棋的小学生都有,高中生算什么鬼。”

王意在围棋社已经风生水起,每场比赛拔得头筹。然而,南栀子这个不靠打段位赛的棋手,几乎是首次陌生的混在群体里。

而今棋界有多少人为了段位赛废寝忘食,有多少人因为输了一场赛重头再来。

他们耳濡目染多年,洞悉一切。

半个小时过去了。

王意神色惊诧地盯着棋盘上格局,整个人僵住。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笙笙入我心爱恨之约快穿之锦绣荣华你是我命定的劫陆少的蜜宠甜妻挣宠I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