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22.想玩儿你(1/2)

周末放假。

南栀子早起做早饭, 把衣服收起来放进洗衣机里清洗。

卧室的门还没开, 她的房间被霸占,连进去的权利都没有。

收拾了下大厅的垃圾, 系上围裙,打开冰箱看了看食材,有些怔然。

成美珠不在家,冰箱里的只有几个鸡蛋, 萝卜干儿。

吱的一声,门开了。

季雅现披头散发的走出来, 身上穿着她的大熊猫睡衣,踩着拖鞋睡意朦胧。

由于对方比她高,衣摆下面露出一截白皙的肌肤。

南栀子呆呆道了声:“早安。”

“早啊。”季雅现打了个哈欠, 揉了揉头发, 走到卫生间洗脸刷牙。

她盛了两晚米粥,将煎好的荷包蛋放在碟子里, 端上小餐桌。

“吃早饭了。”

季雅现换了身毛线衣, 头发像墨披着, 卸了妆的她长得很漂亮, 鼻梁高挺, 唇薄下巴尖,肤色雪白, 一副美人胚子相。

犹记昨天光线太暗, 没看清, 此时瞧了瞧, 除了嘴巴毒了点,模样真是无可挑剔。

她没带衣服,身上一套穿得都是南栀子的衣服,衣摆短了些,松紧倒也过得去。

季雅现没太在意舒不舒服,瞄了眼桌上的早饭,噘了噘嘴微微抬眼,“早上就喝米粥萝卜干?”

南栀子嚼着萝卜干儿,将旁边的碟子递给她:“这里有煎蛋。”

季雅现食之无味,喝了口粥,嘴里很淡,金黄的荷包蛋也没办法勾起她的食欲。

南栀子狐疑了几秒,喝了口粥。

季雅现淡淡道:“你不知道我早饭必须要有包子吗?这怎么吃的饱?”

南栀子缩了缩脖子,眼珠子转了转,樱红的唇微启:“那你等下,我出去买个包子给你。”

“麻烦你快点!一顿早饭都要饿出胃病了。”她刁难人的毛病挺严重。

一个人喝粥也能喝饱,据南栀子的推理,喝不饱的原因只是因为没喝够。

她的脑子也犯浑了,换了双鞋,跑出去,在小区外给她特意买了两个包子,菜馅儿的。

“快吃吧。”她跑得有些喘,额上溢出细汗,把热腾腾的包子放在碟子里,自己继续坐下来喝粥吃萝卜干。

季雅现环视一眼白墙瓷砖的大厅,“这里就你一个人住?你爸妈呢?”

“奶奶病了,妈妈回去照顾她,一阵子不会来了。”

“喔,这样啊,床头的是你的试卷吗?你成绩不错呐,成绩好的学生怎么都长得笨头笨脑的,真是奇了葩。”

听她挖苦自己,南栀子闷声不吭喝粥。

“吃完饭,我来洗碗,待会给你换药。”

她站起身回头,想到什么,小心谨慎道:“你今天还上班吗?”

季雅现咬了口包子,直接给了她一个白眼,“腿儿还残着,怎么上班,你当我金刚钻啊!”

“抱歉。”南栀子红了红脸,低头赔罪,赶紧进了厨房洗碗刷筷。

两个包子季雅现竟然全吃了。

看她纤细的身材,吃不胖的体质,到让人艳羡。

南栀子甩了甩水,听见手机铃声,赶紧走到房间,从桌上拿起手机,是成美珠的电话。

“妈。”

“吃饭了吗?”

“吃过了,奶奶身体怎样?”

“化疗还没什么精神,别担心,医生说过几天转去市医院,给她做手术。”

南栀子点头,“嗯,跟奶奶说,我很想她。”

“对了,我还没问你,你怎么会有二十万的,你钱哪里来的?”

她一撒谎耳根儿就烫,结结巴巴的:“这钱是我得奖来的,学校评优秀好学生的奖项。”

“你骗我,怎么会奖励这么多?”

“定额二十万,学校公平竞争,所以没有扣钱。”

“没钱有没钱的过法,你千万别去借高利贷啊。”程美珠的声音突然变了调,听出来其中的担心受怕。

南栀子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一样,“没有,我没借高利贷,妈你信我。”

“哎,我只是担心你。”

两人闲聊了几句,南栀子没把下棋的事情告诉她,担心知道了又要挂忧心里。

南栀子挂了电话,吐出口气。

说谎真难。

她抬眼,望着墙壁上的挂钟,算了下时间,与程凡约好的时间快到了。

把手机放进口袋里,进了书房开始背英语单词。

南栀子给季雅现换了药,把衣服叠整齐放在枕头边,伺候她穿鞋,“午饭做好了,可以吃了。”

“吃的什么?”一看就穷的叮当响,也不见得有啥好吃的。

果不其然,桌边是敲筷子的烦躁声。

“菜太淡了,这清汤寡水的,你想把我养死。”季雅现戳了戳鸡蛋羹,冲她挑了挑眉,墨色的眼睛满是委屈。

“我……”南栀子艰难地开口,放下筷子。

她已经很努力把菜做好,虽然清淡些,口味比平时还要鲜美。

只是吃惯了外面美食的女人,自然挑剔个不停。

季雅现低咳一声,从包里拿出一百块移到她手边,“来,给你钱。去买些荤食,我喜欢吃红烧排骨,油爆鲜虾,卤煮咸鸭。”

“这、这。”

季雅现隔着桌面给了她一个飞吻,挤了挤眼睛,俏皮道:“麻烦你了小可爱,God bless you(愿主保佑你)。”

“……”

南栀子盯着手边的钱,抿了抿唇,头有点疼。

这人怎么那么烦。

季雅现午饭什么也没吃,舒舒服服的躺在床上,抱着她的枕头继续补眠。

南栀子背着书包,叹了口气,走到玄关处换上鞋。

踮了踮脚底的泥土,打开门出去了。

棋奥社。

程凡几人已经在定好的位置等她,满桌的落子声像音符敲打在自己的心上。

“南栀子,在这里。”程凡朝她摆了摆手。

南栀子跑过去坐在桌边,放下书包,两年没再见面的几人,大家互相对视一眼,笑了笑,开始熟络起来。

对面一个穿着红色毛呢裙的女生是棋社公认的第一美女焦玲。

她瞥了眼南栀子,嘟着红唇,嗓音娇柔道:“宁泽若不是受伤了,怎么也不会让你上阵。”

南栀子微微低了低头。

程凡掂量指尖的黑棋,看着棋盘劝道:“玲子少说两句,开始下棋吧,还有一周就是比赛,这几天麻烦大家辛苦点,多练习多解析。”

“知道啦。”第三排棋盘桌边的漂亮女孩抬眉一笑,她叫莫嫣,职业五段。

全程南栀子一句话都没说,视线紧逼棋盘,开始跟程凡对局。

“猜子。”程凡将拳头伸过去。

下棋前的准备就是抓子,南栀子的段位没有他高,那么由他抓子,她来猜。

她目光锁住他紧闭的手,停了几秒,扭头从红木色棋罐里拿出两个白字,放在棋盘上。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笙笙入我心爱恨之约快穿之锦绣荣华你是我命定的劫陆少的蜜宠甜妻挣宠I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