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24.季雅现究竟是谁(1/2)

VIP白金包厢里, 灯光炫丽夺目, 清晰的大屏幕上放着一首经典歌曲,声音很是劲燥。

程凡拿着话筒捏着拳头, 唱功深厚全程带感,不停地嘶吼。

气氛热情高涨。

南栀子坐在沙发上,嫌躁的堵住耳朵,笑。

季雅现也被邀请来了, 懒散的倚在她身上,黑发在光下渡上一层光圈, 她用后脑拱了拱她的脑袋,问:“要不要上去,唱一首歌?”

“不喜欢唱歌。”南栀子努了努嘴巴, 眼神瞄向深情对唱的两人。

人家唱歌犹如天籁, 她唱歌则是鬼哭狼嚎。

从进来开始,季雅现就倚在她身上, 两人背靠着背感觉到彼此的体温。

她唇边淡淡的笑意, 老是惹得她思绪混乱。

“季雅现, 你可不可以不要靠着我。”

“不可以。”她扬起唇蹭了下她的头发。

“雅现姐, 你别老是欺负南栀子, 来打会儿牌呗。”程凡邪笑一声,取出桌上的纸牌, 他玩牌的老毛病犯了, 手贱的直发痒。

“不乐意。”她闭上睫毛, 宁愿靠在这丫头身上歇会儿。

南栀子想扭脖子, 后面的人压着她,动作受限制。

“南栀子,你玩不玩牌,来一场斗地主怎样?”程凡问。

“抱歉,我不会玩牌。”

“操,连斗地主都不会,你还真是一心只读圣贤书啊。”这时向柔放下话筒,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抖了抖衣服,笑得不怀好意:“要不玩魔l镜吧。”

“……”

“流氓胚子!”莫嫣话筒从手中飞过去,正中她脑门,只听‘哎呀’一声。

在莫嫣的抗议中,最后选了个幼稚园游戏。

——萝卜蹲真心大冒险。

输的人要回答四个人提出来的问题。

带着小心动的冒险游戏。

五个人围着茶几桌眼色行事,按部就班。

向柔拍了拍手,举起手,自告奋勇道:“我先来问。”

“这傻逼游戏侮辱姐智商。小奶奶你先,咱们几个不跟你争风头。”焦玲掏出根烟抽起来,递了根给季雅现,昂了昂下巴,勾出个笑道:“雅现姐,给你根烟解解闷。”

季雅现一怔,顺手接了过去,压在杯子下,“谢谢,我今天不抽烟。”

“操,你还是不是成年人,烟都不抽。”

“焦玲就你是个十大好青年。”程凡打趣道。

季雅现已经十九岁了,心里年龄偏偏比她们大很多,像个姐姐一样坐在南栀子身边。

双手撑着后脑靠在沙发上,细长的腿儿交叠,凝视窘迫的那个人。

“你们都不说,那我先。”程凡感兴趣的看着他们,贼笑说:“萝卜蹲萝卜蹲,萝卜蹲完,西瓜蹲。”

莫嫣连忙坐直身子,接道:“西瓜蹲,西瓜蹲玩苹果蹲。”

季雅现梨涡浅笑,嗓音慵懒诱人:“苹果蹲,苹果蹲完,菠菜蹲。”

南栀子立即反应过来,“菠菜蹲,菠菜蹲完,西瓜蹲。”

“西瓜蹲……西瓜蹲完香蕉蹲。”

程凡叼着烟,愣住:“香蕉蹲,香蕉你麻痹,我操,为什么我是香蕉!”

众人哭笑不得,鄙夷的扬起下巴说:“你抽中的就是香蕉啊,你输了,快回答我们所有人的问题。”

程凡咒骂一声,掐掉烟头,拧开啤酒瓶说:“妈的,问吧。”

“你最喜欢吃什么?”

“……冰淇淋。”

向柔挤进来,坏笑问:“都让开,我来我来,你的初恋情人是谁?”

“你妈。”

“……”

“不准耍赖啊,快回答!不然罚你穿女装。”

正在所有人目光凝过去时,程凡翻了翻白眼,“……幼稚园坐我对面的小萌妹。”

“靠,你幼稚园就开始浪了,危险人物。”

“这是真爱,你懂个屁!”

大家皆是哈哈大笑,胜利之夜,一个个卸了发条一样,兴致高昂举着被子干酒。

茶几桌上放着几瓶刚撬开的啤酒。

冰镇过的瓶子外面浮上薄薄的水珠子。

季雅现直接接过一瓶,仰头喝了几口,皱了皱脸,长呼口气,继续叼着烟打牌。

打牌喝酒的日子多舒心。

“红心K,下面谁打?”

柔和的灯光照在南栀子秀丽的脸上,唇色愈来愈红。

她捏着手中的酒瓶,好奇的凑到瓶口瞄了几眼,脸蛋被散着的冷气熏的汗毛直竖,她倒了杯热茶捧在手里喝,舒服地抿了抿湿润的嘴巴。

半会儿都没动静,季雅现眯着眼睛,瞥向顾着吃东西的那个人。

焦玲有些烦躁地用手指哒哒的在屏幕上打字,眼睛瞄也不瞄问了下:“下面是谁发牌?”

南栀子看着手中的牌,坐直身子寻思了会儿怎么接下去,咬了咬手指头,丢下两张猴王,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还有一张牌。”

众人惊呼,没想到这么快手中的牌都丢光了,意料之外。

焦玲不爽的瞪圆眼睛,“不要,继续走。”

最后一张红心A放下后,焦玲咒骂一声,搡了搡程凡示意他接下去,可是这两人手里都没有好牌,分分表示糟心。

最后,季雅现跟南栀子这组赢了。

向柔跟南栀子关系交好,两人无话不谈地坐在一起。

鄙视一眼故作清高的焦玲,挑了颗紫红色的葡萄丢进嘴里,汁足肉甜,特别好吃。

她舔了舔嘴巴,从果盘里拿了颗,送到南栀子嘴边,笑说:“吃颗葡萄,很不错的。”

南栀子盯着眼前圆溜溜黑的发紫的葡萄,就着她的手张开小嘴,她们是好朋友吃东西从来不忌讳。

手臂突然被人拉住往后拖,她动作一顿,侧头困惑地看向那个人。

“喂,你们这样不太好吧。”季雅现眯了眯眼,细腻薄凉的视线衬着张清丽柔媚的面容,让人莫名的寒毛直竖。

“什么?”向柔奇怪的眨眼睛。

“她是猪吗,吃东西都要别人喂,要不要我来喂呀。”

季雅现边说,边用手指不客气的戳了戳南栀子的脑门,戏虐的语气让她脸颊一红。

这人——

南栀子抿了抿嘴巴,乖乖的避开。

“谢谢,我自己来。”徒手接过向柔手中的水果,嗓音干净清透。

季雅现将烟摁在烟缸里,朝南栀子挑逗眉眼,“小学霸,我要吃葡萄。”

“自己拿。”

她神色轻佻不耐,“嗯?你就是这样对待帮助你的人吗??”

南栀子拱了拱腮,有些生气。

虽然不情愿,可无法拒绝。

只好瞅了眼满盘的水果,挑了颗圆溜的葡萄连皮都没有剥,眼睛看也不看递过去,眸色清澈黑透,低声说:“谢谢你帮我。”

她斜着视线,侧身靠过去,盯着纤细平直的指骨,低头,连着她的手含进嘴里。

“客气,乖点就行。”

“呀!”南栀子吓得心一跳,立即抽回手,葡萄咕噜进了她的口中。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笙笙入我心爱恨之约快穿之锦绣荣华你是我命定的劫陆少的蜜宠甜妻挣宠I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