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28.爱是甜味(1/2)

街上车辆川流不息, 鸣笛声撞击着黑夜, 冷风刮得脸颊生疼。

南栀子红着眼睛坐进车里,急声跟师傅说:“麻烦你带我去市一院。”

“慢着!”季雅现突然挡在车前, 拉开车门,坐上车,脸颊上顶着一个巴掌印,不算太显眼。

她耳根通红, 瞥过去,“你别跟着我!”

“我要去医院看婆婆, 谁要跟着你。”

“……”

病房里。

到处充斥着药水的气味,沈昭醉酒的厉害,一副不想活的姿势直接从楼梯上一脚踩空, 滚了下来。

大难不死, 右臂动了手术,裹得动都动不了。左臂伤势较轻还算灵活, 血管隆起的手背一直打点滴。

她躺在床上保持着高举手机的姿势很久, 直到鲜艳的血回流到滴管中, 都没有任何感觉。

“南栀子, 你是真的不再管我死活了么。”

沈昭此刻的心里, 正处于冰火两重天的境地。

她目光阴冷将手机狠狠摔在地上,屏幕上跟兔熊一样傻傻微笑的那张脸顿时四分五裂, 碎成了一块块。

沈辛希听闻病房动静较大, 吓了一跳, 赶紧推门而入。

看见地上摔得碎成渣的手机, 说:“小妹,你手臂刚动手术,别气了,泄泄火。”

沈昭用手遮住脸颊,胸口起伏,苦笑不已:“她都不要我了,气死更好。”

沈辛希将手机捡起来,放在病床边的柜子里,安抚道:“会来的,她不来,我也会把她带过来,你很快就能见到了。”

沈昭直起身将床上的东西全部扔地上,气道:“你说她怎么那么没良心,我这么想她,天天盯着手机翻看几十遍,翻来翻去一条信息都没有,我在她心里到底算个什么东西!”

沈辛希一听,心里大骇,瞪着眼睛说:“别……别呀,小妹你冷静点,不要想那么多,她要学习还要复习考试,没时间是很正常。”

门嘎吱一声,突然开了。

病房里的人被打断,抬眼看去。

一双白色红带子的鞋出现在她们视线中。

南栀子将脑袋缓慢伸进来,黑润地眼珠子朝里面看了几眼,霎时间被房间里混乱的场景吓的赶紧往后缩了一脚。

沈昭眼神锁定她的身影,登时上火:“你他妈再缩一步,信不信我现在就死给你看!”

南栀子的脚悬着,吞了口水才慢慢放在地上。

柔软的黑发下,是一双惊恐未定的眼睛。

沈辛希仿佛见到了救星,紧张不安的心终于有了着落。

她揉了揉额头,望着怨气升天的沈昭,睁大眼睛说:“别乱动,你的手肿的跟个小山丘似得,我给你叫医生,小妹求你别再折腾自己了。”

“姐,你先出去。”沈昭深吸口气,平息心底的怒火,身体泄了气一样躺下来。

沈辛希微微一笑,关上门出去,将剩余的空间留给这别扭的病患。

哎,小妹还从未这样深深的惦记着一个女生。

史无前例啊!

病房里,两人互相对峙。

南栀子睫毛半掩,小心翼翼地打量怒气腾腾的病人,看见那肿青紫得不成样子的手臂,心里颇为难受。

“过来。”空荡冷静的房内,渐渐传来她沙哑的声音。

她站在原地踌躇了会儿,才硬着头皮走过去。

沈昭抬手一把拉过她的手,不顾肿得充血的手杯,压在她柔软的发丝中,有些急有些渴,跟她此刻的心一样,已经乱的走火入魔。

南栀子乖宝宝一样低着头,任由她摸着自己的脑袋,想要躲开偏担心她乱动将针再扎进去几寸,只能默然投降。

“南菩萨,你是有多讨厌我,这样毫不留恋地躲我。”

“对不起。”她的声音很软很轻涩,带着暖暖的关切,飘进沈昭耳中,却如磐石激起一阵心悸。

她平静下来,舌尖拱着腮,瞟了她一眼,一本正经问:“为什么要冷落我,为什么不来看我?因为一个陌生人,你就要这样将我隔离么?南栀子,是不是我死了,你才会出现在我的葬礼上。”

沈昭弯了弯唇,露出涩涩的笑。

虽然说的是气话,但是南栀子吓得脸色顿变,心惊肉跳。

“沈昭,你……”

她自我嘲讽的嗤了声,“我他妈像个傻l逼似得,天天等着你主动跟我说话,只要你说一句话,我就会原谅你,不会再欺负你。谁知这些天你连个背影都没舍得留给我,喜欢你的我是不是很作贱。”

沈昭捏了捏她细软的脸颊,这个怂包即便气愤的时候,然这软趴趴的模样,只会勾起她的欲望。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笙笙入我心爱恨之约快穿之锦绣荣华你是我命定的劫陆少的蜜宠甜妻挣宠I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