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29.嘴巴上吧唧下(1/2)

沈昭精神上佳, 拉着南栀子陪她闲聊了会儿, 瞌睡隐隐爬上眉间。

她打了个哈欠,眯了眯眼。

南栀子:“是不是困了?”

沈昭:“还好, 你多陪陪我。”

“今天你都没睡觉,先休息下吧。”

沈昭微微抬了抬下巴,把眼睛闭上,靠过去, “那你亲我一下,我就睡。”

她不由自主地笑, “怎么像个小孩子,你啊,性格真怪。好起来时, 比谁都柔软, 脾气上涨,比谁都倔强。”

“真的吗?”

“当然啦, 你还不信?”

“你说什么我都信。”她眨了眨长长地睫毛, “亲我一下, 我就睡。”

被她缠地没辙, 南栀子低头犹豫了下, 对着她的薄唇,吧唧一下。

心脏, 扑通扑通地狂跳。

险些失控, 缺氧。

这人每时每刻都在用美色l诱惑她, 摇了摇头, 甩去心里的酸酸甜甜的感觉。

“快睡觉吧,我就在这里。”

沈昭将脸贴过去,枕着她的手,安谧地侧着身子,长发疏散在被褥上,黑的像绸缎。

南栀子不禁叹息。

她真的美得让人心动。

也让人无可奈何。

待她睡熟,睫毛垂着,像个婴儿白洁无暇。

南栀子悄悄的抽开手,走出病房,打开门便看见季雅现缩在走廊长椅上,歪着脑袋睡觉。

深夜,长廊上的几个病患都睡着了。

说什么看她婆婆,还不是跟着她不走。

南栀子从房里抱出一条被子,轻手轻脚地披在她身上,冬天冷,睡在这么凉的地方,病了怎么办。

再怎么铁石心肠,先保暖再说。

暂无睡意,南栀子不知沈辛希去了哪里,她在病患办公室瞄了一眼,里面空无一人,转身走到另一边。

空旷的走廊,传来微弱的谈话声。

她放轻脚步,慢慢摸索过去。

楼梯台阶那儿站着的正是沈辛希,旁边那个女人她见过,是沈昭的姑姑,沈绵。

不过,深更半夜,两人神神秘秘的做什么。

有什么不能在办公室聊。

“昭儿的状态还算稳定,我就怕她突然做出极端的事情来,每次都偷偷摸摸的来医院,担心给外界留下把柄。”

“希希,这也不是办法,那些药有一半是控制她病情,癫痫可轻可重,要看病体,然而她可是双重人格,这一点你早晚瞒不住。”

沈辛希摇了摇头,异常坚定:“瞒不住也要瞒着,我不能让她想起那段黑暗的记忆,如果不是爸爸,小妹也不会变成这样。他根本就没想过让我跟小妹好好活着。”

“那个女孩可以让她性格稳定,这是好事。她情绪太过反复,最近性情急躁,我就怕,这种变态的性格一出来,娱乐圈又会是她的负l面l新l闻。”

沈绵叹了口气。

沈辛希握住她的手,“姑姑你会帮我跟昭儿,对不对。”

“我哥欠了你们太多。”

“已经不重要。是福是祸躲不过,能瞒一时是一时。我只想一直保护她。”

南栀子靠着阴凉的墙壁,睫毛不自觉得颤栗。

双重人格?

这怎么会呢。

寻思半晌。

沈昭的性格向来很怪异,时好时坏。有时像个气球一戳就破,有时温柔地像水做的,简直不像话。

南栀子脑子里有些懵。

手心凉意透人,她回到病房,站在床头,凝视着熟睡的面容。

很难把她想象成那样的病人。

双重人是一种癔症,分离性心理障碍。

心理完全扭曲的人格。

她到底经历了怎样的过往,才会变成这样。

南栀子一夜坐在床边,低着眉。

心情难以平复。

晨曦的光束穿过尘埃,洒在床前。

南栀子手抵着脸颊,合了会儿眼睛。

感觉脸上痒痒的,她喃了一声,伸手随意拍了一下。

啪——

声音很清脆,也很瘆人。

立即睁开眼睛,眼前的女人眸色迷惑,登时睡意全无。

南栀子理了理衣服,尴尬地笑了笑,“你醒了,怎么不叫醒我。”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笙笙入我心爱恨之约快穿之锦绣荣华你是我命定的劫陆少的蜜宠甜妻挣宠I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