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31.一起死(大修重看)(1/2)

“啊!”一声哀嚎顿然响起, 季雅现嘴角血肉模糊, 竟然硬生生将那个男人的耳朵咬了下来,她一个冲劲撞倒身上的男人, 疯了一样跑到窗边,打开一看。

脸色瞬间煞白。

汹涌澎湃的大海,耳边夹杂着拍打海浪的声音。

空气中挥发着淡淡的咸味。

沈昭停在原地,弯了弯唇, “这四周临海,你怎么逃?我要的不是你的命, 我要你离开她。”

季雅现喘了喘气,擦去唇上的血,回头恶狠狠地盯着她, “沈昭, 即使拼个鱼死网破,我也不会放过你。你根本毫无人性, 不懂什么是爱, 你配不上她!”

“你还真是嘴硬呢, 认输就那么难?”

她仰脸看着外面的星空, 凄厉道:“沈昭, 我以死诅咒你,这一生除非你得到同样的侮辱, 死后下地狱, 否则永远也得不到南栀子!”

话音刚落, 她一个纵身翻过窗栏, 黑发在空中晕开,瞬间陨落,沈昭瞪大眼睛,蓦地抓住她的手,两人吊在窗边。

“你做什么?想死?”沈昭抓紧她的手,怒声斥道。

季雅现蓦地睁大眼睛,咬紧唇,吊在窗前。

夜下的海盛满银色的钻石一样,闪着光芒,耳畔是静的让人窒息的诅咒声,像时钟撞击着心脏。

沈昭的脑袋快要炸裂,刺痛难耐,这时候唇色渐紫,身体一阵阵痉挛。

季雅现看着脚下凶猛的海水,抬头像针一样盯着她苍白的脸,另一只出其不意抓住沈昭的手臂,咬紧牙关,一鼓作气将她拽了下去。

沈昭身子骤然倾倒,身体一怔,顷刻间,随着她坠了下去!

长发散在半空,悬空坠落。

一阵阴笑回荡在浓重的夜色里。

“沈昭,我要死,也要拉着你一起!”

砰咚——

两声,犹如一粒石子沉入水底。

“愣着做什么,还不快把小姐捞上来!”不知是谁从恐慌中惊醒。

几个男人面面相觑,难言道:“这……但凡跳了海的人,没见过一个活着上来的,早被鱼给噬光了,现在这么晚,什么工具也没有,水下半夜涨潮,很难打捞。”

“你想死吗?跳下去的是沈家的女儿!”

——

教室里异常吵闹,一学期的课程终于结束,假期来临,大家都在准备着寒假去哪里玩。

南栀子收拾书本,看着手边的金属盖手机,心里惴惴不安。

季雅现说过今天会打电话给她,告诉她去哪个车站送行,等了很久,也没有等到她的电话。

可能走的太匆促,忘记了。

南栀子没有多想,把书包背在身上,走出教室。

刚出了校门,前面站着一个人,寸头,脸型比较宽,穿着灰色的衣服。

南栀子看见他,不禁怔住。

这个男人不是季雅现的朋友吗?他怎么在这里?

“梁遇?”

男人从口袋里拿出一个东西交给她,是个录音笔,他的眼眶红了,忍了忍说:“雅现,死了。”

“什么?”南栀子呆住。

“你们分开后,她被沈昭的人抓走了,我一直偷偷跟着,可我力量薄弱,没办法帮她,只能眼睁睁看着她跳海了。”

“……”她仿若五雷轰顶,被劈得再也回不过神来。

沈……昭。

“不可能,沈昭不会这么做!”

“她都死了,你还相信她,不知道是雅现傻还是你傻,你们都是可怜人。”梁遇受过季雅现恩惠,一直做她的司机,很多事他比任何人都清楚,眼前的女孩可曾真心喜欢她?

这个答案,已经不重要了。

那人再也听不见答案了。

梁遇擦掉眼泪,说:

“这录音笔,原本是她想离开闵市,让我交给你的,谁知她自己也不知道已经走不出这座城了。她是个孤儿,什么也没有,只有这个留给你做个纪念。”

看着梁遇失魂落魄得低头走开,开着他的小轿车驰去,南栀子楞在原地,身心俱凉,久久无法回神。

眼圈通红,似有温热的液体溢出,滑过下巴,滴落。

她的手指颤抖着拨打沈昭的电话,然而那一断一直处于关机状态,连沈辛希的电话都占线,好想有什么事隐隐发生。

她打开录音笔,纤细的声音很是温柔,“南栀子,我要走了,以后天南地北,你我再也见不到了。这近二十年的人生,很开心遇见你,带给我不一样的感情,我们就像两只大小毛毛虫,你累了我背着你,我累了你背着我,可是这只小毛毛虫爱上了一只蝴蝶,一直不敢前行,而大毛毛虫为了让她得到快乐,唯一能做的就是离开小毛毛虫,让她蜕变长大去往蝴蝶的世界。”

南栀子蹲下身,肩膀颤抖不已,眼中含着泪水,皱了皱红红的小脸。

“离别,没什么送给你,我想唱首歌给你听,就唱你会唱的那首《虫儿飞》吧。”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笙笙入我心爱恨之约快穿之锦绣荣华你是我命定的劫陆少的蜜宠甜妻挣宠I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