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32.池遗来了(1/2)

南栀子接了一通电话, 乘坐出租车去了市二院。

进了病房, 看见躺在床上的女人,她神色焦急, 走过去。

“小南,你来啦。”丛露揉了揉脖子,手臂上有个血窟窿,以南栀子实习期的经验判定, 定是枪所致。

“丛姐,你的手怎么回事?”

丛露用没有受伤的那只手拉她过来坐, 摆了摆手,“这次案子不简单,你还记得我之前跟你说的鼎辉集团负责人跳楼一案。”

南栀子想了下, 说:“这件事还没结果吗?”

“有线索了我也不用吊在医院啊。”

他们部门负责侦查这次贪污腐化案件, 由于证据不足,无法诉讼。

看见丛露吊着的手臂, 她陷入了沉默。

他们的日子, 就是每天在枪口上舔血, 撞枪子儿的命。

随时会因公殉职。

丛露性格比较大咧, 拍了拍腿, 爽快笑道:“不过啊,就是这颗子弹, 没有它, 我可还在死胡同里出不来呢。”

“?”

“按着这条线索, 我查到一个嫌疑人, 那个人坐拥闵市地下城各大娱乐场所,是个很神秘的女人,闵市地下的主子——池遗。”

南栀子眨了下眼睛,但觉这个名字很是陌生,又有些眼熟。

睫毛颤了颤,不正是她要找的人么。

“她是不是一直居住在国外,每次回来神出鬼没的,几乎很少有人见过她的真面目。”

“对啊,就是她,你也在找她?”

南栀子摇头,“没有。”

“明天组长之间要集体开会,现在我有个对策,保准打蛇七寸,就是需要委屈你。”丛露一本正经的看着她。

南栀子跟她是上下级关系,平时两人交好,有事情也会像朋友一样,互相关照。

她软声说:“只要是我能帮到的,于公于私,我会尽力而为。”

丛露眼睛亮了起来,捉住她的手说:“小南,其实我们团队需要一个人深入虎穴,窃取情报。可是你也知道咱们部门的人都是怕生事的主儿,我呢已经这样了,继续探入难免打草惊蛇,只有你是最安全的。”

南栀子听得迷迷糊糊,“我?”

“对啊,你是新来的成员,除了我们部门,谁还知道你的存在,我想让你乔装成哑巴,混进她们区域,私下查查这些人有没有偷偷走私。”

“……”

“你一说谎就会结巴,没办法除了让你装哑巴,其它的身份暂时也想不到。”

丛露紧紧地抓住她的手,说:“你能帮我吗?”

南栀子怔松许久,认真点了点头。

“我答应你。”

“真是我们组里最可爱最乖的小检察官了。”

丛露伸手捏了捏她红彤彤的脸蛋,两人继续讨论后续该做的事情。

探病结束,她准备离开之际。

丛露突然叫住她,好奇地问:“那个故事中,叫沈昭的女孩是什么结局?”

南栀子讶异了下,微微一愣。

“你别紧张,我好奇一件事,喜欢打破砂锅问到底啦。”

她垂了垂眼睑,张了张嘴,轻声说:“她失忆了。”

在她被季雅现拽下去的那刻,癫痫发作,加上肺部感染,后脑勺撞到了礁石,导致她选择性失忆,唯独把南栀子给忘了。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笙笙入我心爱恨之约快穿之锦绣荣华你是我命定的劫陆少的蜜宠甜妻挣宠I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