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35.舔一下(1/2)

车内冷热交替, 南栀子吃饱后, 喝了杯她递过来的水,满心的感激。

不知道车开到哪里。

沈昭突然朝着司机喊停, 脸上微微泛红,醉眼迷乱地望着窗外。

一把拉住南栀子的手,“来,跟我下车。”

诶?

沈昭拉着她往前跑, 隔了段距离,这是一处小湖, 隔岸灯火通明,黑幕一样的天空绽放着绚烂的烟火,一朵接着一朵, 在空中爆开火花。

沈昭弯起唇角, 眼底倒映着火光,低声说:“好漂亮的火花。”

南栀子不禁看呆了, 点头。

“城市太喧嚣, 只有这里很安静, 到了中秋节, 千万灯火齐放, 更是美不胜收。”

她只笑笑。

烟火很美,却不及她此时眉眼露出的笑容。

滚烫的频率流入她的心里, 灼的生疼。

南栀子仰起脸, 望着远方, 温婉的墨眉渐渐舒展。

算了吧, 她开心就好,这样性格正常的沈昭还是很难见到的。

湖水的味道携着凉意侵入鼻尖,风撩起两人的长发,在空中像海藻漾开。

她们什么也没说,并肩站在湖边,静静看着隔岸的烟火,一直看到明灭。

回到沈昭的住所,南栀子像只小乌龟慢吞吞地上了楼,左顾右盼,空荡无人。

难道都是她一个人住?

南栀子刷了几下,[沈小姐,既然已经送你回来了,那我先走了。]

沈昭看了眼时间,已经深夜,“这么晚,你还有车回去吗?”

[我打车。]

“何必这么麻烦,今天就睡这里吧,明天迟到了,我跟你经理打个招呼,他不会罚你钱。”

南栀子脑袋摇得跟个拨浪鼓,[不用,我自己回去,真的麻烦你了。]

也不知这几年,沈昭过得怎样。

前段时间,爆料沈辛希去X港遭遇黑社会,发生了纠纷,不幸地就这么神秘失踪了,是死是活无从知晓。

警方也无从下手查案。

沈昭跟沈辛希从小同病相怜,一起生活这么久,沈辛希突然不见了,她的心里是最难过的吧。

南栀子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她有时害怕见到她,私下又默默关注她。

在她跟季雅现一起出事。

医院外,她坐在长椅上看着抢救室亮起的灯光,拧碎了心肝,哭的跟个泪人,悲痛不已。

那时候脑子里心里只要她活着。

哪怕最后她把她给忘了,活在同一片天空下,她也是欣慰的。

这段感情,只要她知道记得就好。

沈昭坐在沙发上,眼睑低垂,显得很疲惫。

这八年,她真的变了。

不再那么霸道,多了几分忧郁。

南栀子站在旁边,像个恭敬的女仆,一直不敢正面直视她,偷偷从侧面凝视了她半会儿,害怕自己会忍不住流眼泪,鼻尖莫名有些酸,她低着头,竖起写字板:[沈小姐,我先走了。]

见她低头,莫名心里不太舒服,沈昭撅了下唇,狐疑道:“南小姐,是不是认识我?”

[沈小姐可是公众人物,荧屏都是你的身影,我自然见过。]

“是嘛,抱歉,家里比较简朴,没什么招待你的,如果不介意就住下吧。”沈昭微笑着说。

南栀子被她一口一句南小姐刺激的心里直痛,摇了摇头,[不用了,谢谢你。]

“好吧,那我让司机送你,女孩子一个人回去不太安全。”

南栀子咬住唇,搓了搓鼻尖儿,笑了笑,继续摇头,什么也没说,转身跑出去了。

沈昭被她莫名的举止,搞得一头雾水。

然而,就在南栀子离开后,她拿起桌上一张照片,把白色的背面翻开,一张清丽温软的笑脸落入眼底。

几天的深入虎穴,并没有打听到蛛丝马迹。

南栀子还在为自己的失态纠结半天,要是为此影响查案,真是难辞其咎。

叹了口气。

太阳挂在斜上空,她孤身一人蹲在路边,等待经过的公交车。

一辆轿车停在她身边,车窗下滑,沈昭侧过头看过去。

今天她特意装扮,带了一顶鸭舌帽,头发都盘在帽子里,穿着冷色调的外套,手抓着方向盘,打量路边的女人半晌,朝她勾了勾下巴,“南栀子?”

南栀子愣了下,站起身,用手遮住头顶的太阳。

“上车,我送你。”

[?]

“别楞着,后面有车,挡道会罚款。”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笙笙入我心爱恨之约快穿之锦绣荣华你是我命定的劫陆少的蜜宠甜妻挣宠I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