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37.飞蛾扑火(1/2)

南栀子撞见了季雅现最脆弱的一面, 做什么都是懵的。

清扫员的工作泡影了, 哑巴也不用辛苦假扮了,一夜之间荣升为季雅现的私人秘书。

手机突然震动了几声, 她掏出,是宋楠的电话。

高中毕业后,宋楠考上了财经大学,现在是银行里的一名员工, 傅静跟李晶雪进了娱乐圈跑龙套,她们几个人跟沈昭的关系依旧如初。

“宋楠。”

“栀子, 你可算百忙之中接我电话了,想跟你约个时间,我们高中部老同学聚会, 你来不来?”

“如果不忙, 我会去。”

“就是担心你不来了,还没问你过得怎样, 你毕业后做什么?”

南栀子突然顿住, 她还不能跟别人暴露自己的身份, 轻声说:“秘书。”

“咦~”宋楠惊讶了下, 随后清晰尖细的声音轻飘飘传来, 叹了口气,“我一直不敢问你, 可是又很想知道, 这么多年, 你还恨沈昭吗?因为她, 你的生活风波四起,她却把你忘了,跟肖珂在一起了。”

南栀子掩下睫毛,沉默了半刻。

恨一个人不容易,爱一个人也不容易。

想起在大学的五年。

也试着去接受别人的感情,可是在交往过程中,发现再次敞开心扉去接受一个人并非那么容易的事情。

以至于对方每次想要凑上来跟她接吻,都会说她很没劲儿。

可能……适应了某人的气息,对别人的气息便会产生排斥感,她对恋爱没有憧憬,导致这份感情一个月不到就谈蹦了,之后她也不愿害人害己,尽量减少更多的伤害。

“…我不知道。或许恨吧。”温婉的眉眼轻飘飘地望向远处熟悉而陌生的影子,悠悠叹了口气。

工作提前做好,在这里都不用加班,南栀子疏松筋骨准备下班。

身后的经理突然叫住她,急声说:“南栀子,池总再找你,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我负责看场子,现在到了下班时间。”

经理赶苍蝇似地直挥手,“下什么班,池总现在在招待几个贵客,还不快去。”

贵客?

南栀子神色变得凝重起来。

季雅现究竟跟走私有没有关系?

如果她是墨。

染了一池碧水,污浊不堪。

而她呢,真的是一张白纸么?

季雅现的肺部曾经被钢管戳伤了,为了救一个人,也因此变成闵城的地下主人。

至于那个人是男是女,身在哪里,她没有透露过一点信息。

查不到任何蛛丝马迹。

包厢很干净,没有她讨厌的气味。

屋内很暖,灯光调地是柔光。

南栀子刚进去,便被季雅现搂住腰带到身边坐下。

“来,喝杯茶。”

“谢谢。”她接过茶捧在手心,暖暖的热气从手心传到四肢,

桌边有三个酒杯,她喝了口对季雅现笑了笑,如坐针毡。

“南栀子?”讶异而熟悉的声音突然自身旁传来。

南栀子手指一顿,诧异地扭头看去。

沈昭睁着漆黑的眸子,不可思议地看着她,身边坐着的是个红妆淡抹的陪酒小姐,本是漂亮的鹅蛋脸,抹上淡妆更加有气质。。

“沈……小姐。”南栀子张了张嘴。

“你怎么在这里?”这是一句质问。

季雅现下巴搁在南栀子的肩上,朝着沈昭笑说:“还没有向沈小姐介绍下,这位是我的女朋友,南栀子。”

“女朋友?”沈昭脸色微沉,扫视两人。

南栀子吓了一跳,立即摆手解释:“不是的,我们……”

“我们昨天才确定这份感情。”

季雅现完全不给她解释的机会。

沈昭狭长的眉尾带着几分媚气,那熟悉的模样,让她莫名有点心酸。

“原来是这样,恭喜。”

她的口吻很轻,却让南栀子有点喘不过气来。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笙笙入我心爱恨之约快穿之锦绣荣华你是我命定的劫陆少的蜜宠甜妻挣宠I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