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38.你别急(1/2)

南栀子失魂落魄地低着头, 也不知来到哪里, 听见几个男人窃窃的声音,脑中警钟打响。

她沿着声源快速地跑过去。

果不其然, 巷子里冷风直吹,地上躺着一个长发女人,咬着唇嘤咛隐忍着。

身上的男人撕扯她的衣服,女人声音沙哑地说不出话来, 咬破的唇血肉模糊。

“不要……”

“沈昭!”南栀子失控地跑过去,重重地推开压在她身上的男人, 母鸡护小鸡一样把她护在怀里。

“不准碰她,滚开!”

那几个男人耐不住性子,一个个上了发条一样, 难得遇上这么个尤物, 被个死丫头给挡了。

“死丫头,你是谁啊, 打扰老子干事。”

“你们碰了她, 等着进监狱!”南栀子抱紧沈昭, 愤恨不平。

“有我在, 你们进不了监狱。”尖细的嗓音打破死寂, 季雅现踩着高跟鞋,一步一步走过来, 身后站着一个男人, 是梁遇。

南栀子看见她, 心脏砰砰狂跳, 喜悦瞬间被恐惧代替。

“雅现。”

怀里的沈昭,身体突然僵直,顿了几秒,微微抬头,额上汗淋淋的,喘着气看向挡住路灯的女人。

开口:“是你。”

“你是不是很失望,我还活着。”季雅现点了支烟,夹在指尖抽着,吐出一口烟雾,不屑一顾。

她眯了眯眼,“你是来报复的?”

“没错。你今天走不掉的。你以为选择性失忆,就可以逃避所犯的错么,这个世界上如果有人要你命,那个人绝对是我。”

“……”沈昭拧紧眉毛,环视围住她的几个男人,心知下面会发生什么。

季雅现一个冷眼斜过去,冷声道:“你们几个还杵着做什么,我让你们把她上了!听见没有!”

那几个男人早已精虫上脑,将南栀子从沈昭身上拉开,摔在地上。

如狼似虎地扑在沈昭纤瘦的身上。

南栀子心脏狠狠一抽,推开这几个男人,把沈昭紧紧护住,急声道:

“不要!不要!季雅现不可以!”

“这个女人可是你们一辈子都碰不到的货色,想错过么?”季雅现脸色顿冷,眼底笑意犀利如刀。

几个男人吞了吞口水,那眼神色分分秒秒恨不得吞了沈昭。

南栀子摇了摇头,红着眼睛,咬紧唇跪了下来,以她瘦弱的身躯挡在沈昭前面,恳求道:“求求你,放过她吧,不要这样!都是我的错,雅现,你不要这样,任何过错我愿意替她受。”

季雅现瞪大眼睛,怒声道:“你知不知道她是怎么对我的?你已经这么心疼她了!你竟然为了这种变态至极的女人求我,那我受得伤谁来弥补,这是我跟她之间的事,有关恨,不带任何私情,你给我走开!”

“南栀子,你给我走,我不需要你可怜。”沈昭面色潮红,仅有的力气推开南栀子,低低喘息声像□□,诱惑着男人们的神经。

当粗砺的手撕碎她的衣服。

南栀子倏地身心透凉,脸色煞白地看着那几个男人,贪恋着沈昭的美貌,整个人濒临崩溃。

她疯了似的哭着说:“我知道她很混账,不是个好女人,可我没办法,不能这么看着她毁了,我求你了,雅现放过她吧。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我愿意替她赎罪,求你了我求你了!”

南栀子将头狠狠地叩在地上,咚咚的响声肃杀静默的夜,磕的她额头破了皮,青了一大块,渐渐拧出血来。

她害怕,如果停下来,那些人会不会继续侵犯沈昭。

更害怕,会因此让沈昭绝望。

她承认这个女人坏透至极,变态狂躁,自私自利,不会贴心待人。

“你喜欢她已经喜欢到连命都不要了?”季雅现失笑不已。

她皱了皱小脸,抽泣着:“你可以要了我的命。”

“南栀子,你……”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笙笙入我心爱恨之约快穿之锦绣荣华你是我命定的劫陆少的蜜宠甜妻挣宠I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