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39.粘人的(1/2)

沈昭一夜间要了她一次又一次, 从卫生间到桌上, 再到床上,恨不能把南栀子榨干。

干完南栀子, 才开始解决自己的生理。

第二天,两人也不知抱在一起睡了多久,醒来时都顶着黑眼圈。

南栀子稍稍转醒,身上不着寸缕, 盖着被子,胸前趴着一个人, 黑发凌乱的散在她的身上,痒痒地拨开对方的手。

“沈昭……”声音沙的发干,说了两个字就说不下去了。

沈昭嘤咛一声, 环住她的腰, 低声问:“怎么醒的这么早,再睡会儿。”

窗外一片天光, 屋内窗帘合上, 阴暗冷寂。

南栀子也不知道现在的沈昭是哪一种性格, 温柔的还是暴躁的。

想到昨天放纵的一夜, 再看向床单上一滴梅红的血迹, 眸子暗了暗。

终归是守不住的。

“你是我的了。”沈昭像吃到糖果的小孩,仰脸露出满足的笑, 靠过去亲她的唇。

南栀子叹了口气, 揉了揉眉心, 说:“快起床吧, 你今天没戏么?”

她不答话,神神秘秘:“昨天你说的我可都记住了,你为了我连命都不要了,你的命可值钱了,以后不准再这样。”

南栀子搓了搓滚烫的双颊,心脏小鹿乱撞,避开话题,“你想吃什么?”

他们睡了这么久,还没吃饭,肚子都快饿扁了。

“牛肉蛋花羹。”沈昭嘀咕了一声。

“什么?”

“牛肉蛋花羹,我要吃你做的。”她睁开昳丽的眼眸,蠕了蠕唇,很无赖地把手伏在她温软处,噘着唇索吻。

南栀子被她亲的晕头转向,受不了她一起床就撒娇,她想着赶紧起床,做饭。

不然,真要像个废柴窝在床上。

她的双重性格,时好时坏,有病体质,有点严重啊。

趁着她补眠的功夫,南栀子穿上她的睡衣,下了床,撸起长发随意扎着,穿着棉拖,走到厨房找食材开始做饭。

沈昭的睡衣有点长,衣摆遮住她的小腿,晃动着边幅。

着手开始忙着打鸡蛋、切牛肉、香菜一些调料准备好。

她呼出口气,甩了甩脑袋。

“沈昭,该吃饭了。”她走到卧室,打开灯,无语地对床上披头散发的女人叮嘱。

沈昭翻了个身,仰面倚在靠枕上。

朝她勾着眉尾,伸出手指,引诱:“过来。”

“怎么啦?”

沈昭盯着她窘迫地小脸,眨了眨长睫,一把握住她的手臂,拉了过来。

南栀子顺势坐在床边,险些扑在她身上。

有些恼怒:“别闹。”

“你是不是很喜欢我?”沈昭咬了咬唇,唇角还留有昨天的伤,睫毛上仿佛撒了荧光粉,闪闪的。

“干嘛问这个。”南栀子低了低头。

“说嘛,你喜欢我吗。”

南栀子吸了口气,捋了把耳边的碎发,沉默了半会。

随之腼腆的点头,“喜欢。”

“有多喜欢呢?”沈昭伸出手,手心轻轻放在她慌乱失措的心房,感受着这里传来的搏动是因为她。

“……”

“我想知道,小班长。”

南栀子侧过头,凝视她眼尾处浮光的泪痣,媚眼如丝,让人情难自控。

看着看着,她红了红眼,放弃了挣扎。

俯身贴近沈昭的脸,轻叹了口气,温热的唇轻吻她的睫毛,压下背脊,靠近她瓷白的鼻尖,继续吻了下。

低喃:“像这样……喜欢。”

沈昭感到她唇边的颤抖,浓墨的瞳仁倒映着她羞涩的脸颊,随着她的唇贴进来,扬起唇角,闭上了眼睛。

南栀子呼吸着她每个细胞舒展的气息,浅浅地吻上她的唇,模仿她亲吻她的动作,一寸寸的贴合。

她是个优等生,学得快,做得也熟稔。

人生若有五味苦。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笙笙入我心爱恨之约快穿之锦绣荣华你是我命定的劫陆少的蜜宠甜妻挣宠I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