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40.亲吻(1/2)

南栀子转着手中的笔, 看着前面哭泣的女人跟自己诉说如何被骗的事情。

一边记录女人口中重要的表述。

她衣着端正, 衬衫露出一丝边儿,颈子上还有未消的红印。

对面的女人说着眼睛瞪得跟个鸡蛋一样大, 突然支支吾吾地说:“检察官,你、你脖子上……”

女人是夜店的小姐,身体上不明来历的红痕最为清楚,那是被人吸出来的痕迹。

南栀子低咳一声, 把黑色工作服拉高,纤细的手指敲了敲桌面。

“继续说吧, 之后你们做了什么?”

“也没做什么啊,开始我可是酒吧的顶梁柱,经理老板一直捧我, 自从那个颜一还颜二的女人来了, 所有客人视线都被她吸引了。”

“颜一?”南栀子脑子里闪过长得跟沈辛希神似的面孔,微微蹙了下眉。

“听说是被一个老女人卖到这里来的, 我们酒吧做同性恋生意, 一切尊重客户选择需要, 毕竟职业操守很重要嘛。”

难不成又是个同性恋?

南栀子脸颊泛红, 低叹了口气, 说:“继续说。”

“颜许小姐来了酒吧,看中了她, 就带回去了, 后来酒吧里的一个女人喜欢她, 像个神经病嚷着要见颜许, 我不过是多说了两句,这个女人就上来打我,还把我衣服给扒了,说颜许不过是尝尝新鲜,她身边那么多女人,哪个不是玩玩而已。”

南栀子用笔套抵戳了下嘴角,想到什么弯了弯唇。

一个人如果喜欢另一个人,她未必会开口表达,而是用行动去验证喜欢,越是咬住不说,越是想知道对方是不是与她同样的喜欢。只要你耐心去珍惜这份感情,终有一天,爱神会拥抱你。

对面的女人擦了擦眼泪,花了妆,南栀子从手边抽了张纸巾给她。

这句话还是沈昭伏在她耳畔说的最温馨的话语。

手机响了几声,她将事情交给旁边的同事,拿出手机来到走廊。

“沈昭。”

“小班长,晚上我们一起去放烟火吧。”

“我看看时间,来不及。”

“你……没时间啊。”沈昭的语气带着几分失望。

南栀子是个严谨自律,两袖清风的人,谈恋爱虽然也很重要,然而公事不能耽误。

何况两人还是偷摸摸恋爱,不让外界知晓。

“晚上11点没睡,你就来平泽湖等我。”

“可是我的工作……”

沈昭哼了一声,“我不管,我等你,不准放我鸽子,要不然咬死你。”

“……”这个人啊。

“南栀子,我希望有一天,你哪里也不用去,每天在家里等我回来,一起做饭一起洗澡一起睡觉,我想要这样的生活。”

南栀子目光沉了沉,嘴角凝着温软的笑容,将冰凉的手机贴在耳边,靠在墙壁上继续听她的小心愿。

这样的她……是那个温柔沈昭,喜欢撒娇,赖床,也喜欢挑剔。

“你爱我吗?”沈昭轻软的声音透过话筒传来。

南栀子微微一怔,睫毛颤了颤,明亮的眼眸望着窗外的白云,走廊的风声又低了一个幅度。

她喃喃嗯了一身,微笑着垂下睫,“我爱你。”

“真的吗?”

“嗯。”

“有多爱呢?有我爱你那么爱么?”

这话把南栀子给绕晕了,她没有继续陪她绕口令,淡淡地笑:“只是我爱你而已。”

沈昭抿唇,温柔的亲了下冰冷的话筒,“我也爱你,宝贝。”

如果比谁爱谁更多,每个人心都来的不一样跳动,谁会称出心旋律时的重量呢。

你问我,我问谁呢。

喜欢就是喜欢,爱就是爱,还有比这更好的答案吗?

——

不知车开到了哪里,南栀子一路看着窗外,天色越来越沉,然而沈昭还没有停车。

车内很是安静,她始终沉默不语。

双手扣在一起,时不时地打量开车的人。

有些不耐烦道:“沈昭,到了没有?快12点了。”

“寂寞了?”

“……”

终于到达目的地,打开车门,大地拂下一道黑影,四周空寂无人。

南栀子满腹狐疑下了车,盯着她的手,不知所以地瞧了瞧。

沈昭微微一笑,直接霸道的握住她,嗓音有点低哑,道:“跟我过来。”

眼前是一条湖,湖岸有一叶扁舟浮在水面上,这里虽然隐秘了些。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笙笙入我心爱恨之约快穿之锦绣荣华你是我命定的劫陆少的蜜宠甜妻挣宠I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