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42.小女人(1/2)

南栀子脸颊憋的快滴血, 心脏狂跳不止。身边的人是季雅现, 她就会紧张。

自从上次两人闹板了,季雅现一直很低调, 不耍威风,生意更加火旺,她们锁住里面一个内贼,只差一步便能抓到作案者。

手机铃声突然响起, 回荡在静默的空间。

季雅现垂下眼睛接通电话,一边帮她看路, 一边含糊道:“喂,梁遇。嗯……,我在去医院的路上, 身体不舒服, ……不用过来,我身边有人……”

最后没多说直接挂断电话, 把手机丢在一边, 靠着座椅, 轮廓绷紧。

她斜视过去, 勾了下唇角, 把身边的女人仔仔细细地望了望,她的眼睛很亮, 比这满天飞雪还要美, 渐渐地有些尘封在深处的记忆, 重新被人挖开, 抽丝剥茧,露出最完美的种子,然而这颗种子早已落地生根。

“沈昭闹了一段时间绯闻,今天情人节,你怎么不去陪她?”

南栀子一愣,“我比较忙。”

“呵,你对谁都一样。”

南栀子没有回答,睁着一双明亮的大眼睛静静地开车。她们都长大了,拥有了自己的事业,在人生巅峰最重要的还是自己过得开心最好。

无论自己曾经多懵懂无知,至少现在她已看淡一切。

进了医院,季雅现戴上口罩在工作人员的陪同下进去了,回头看南栀子把车停好,才收回视线上了楼梯。

旁边的保镖站在外面守着,南栀子走过去把车钥匙交给他,“这是池总的钥匙,麻烦你收着。”

保镖看着她,点头。

南栀子点头笑笑离开了。

沈昭跟李晶雨坐在酒吧喝酒,这次出来严格要求自我,遮的密不透风。

“你说我家小班长是不是没良心?好歹今天情人节,她一声不吭。”沈昭嘲讽的咂舌。

“小班长不会这样的,你一定做了什么惹她生气。”

沈昭充耳不闻趴在桌边,拿着杯子闲暇的喝了口水,余光瞥向身边的人,笑的不怀好意道:“我他妈掏心窝爱她,真的不知道她想要什么,才会一直在我身边。”

“你怎么不问她现在去了哪里。”李晶雨陪她喝酒,直接开门见山。

“除了回家睡大觉,还能去哪儿。”沈昭淡淡的开口。

李晶雨回头看她,眼里皆笑,说:“宋楠说,她在永泽路段卖花。”

她顿了一顿,扯着嘴角,“检察官卖个屁花,她现在倒是不怕被人拍了。我讨厌跟她躲躲藏藏的生活,我想告诉所有人,她是我的人。”

——

情人节的这夜。

南栀子自己编织着漂亮的花环来卖,用鲜花手编,漂亮精致。

她送季雅现去了医院,便在一处蹲了个空地,坐在台阶上,手边是个花篮,里面有很多新鲜的花环跟玫瑰。

每个月她都会寄钱回去,妈妈腰间盘突出,每个月都要钱,她知道爸妈不愿要她的钱,可她依旧想尽一份孝心。

刚落脚半个小时就有情侣向她买花,看着街上手拉着手亲密无间的男女,心情似是被感染了一样。

唇边浮起温柔的笑。

这几天都过着忙碌的生活,打点钟点工也不错。

她已经回到解放前的生活中。

夜晚来的很快。

深邃的黑夜笼罩着淡淡的薄雾。

南栀子看着手边寥寥无几的花环,今天卖出去很多,她标的价格实惠,别人标价30一环,她只要5块钱,可能跟她的职业有关系,并没有那么多心思。

而且花挑的都是新鲜美丽的种类,搭配起来很是心灵手巧。

路上的情侣越来越少,她想该是时候收拾回家了。

着手手边零碎的花时,耳边响起温和的声音。

“这花环怎么卖的?”

“五块钱。”她抬起脸,微微一笑,唇角的弧度瞬间凝住,目光一滞,“你……”

沈昭笑意越发柔软,从中选了个栀子花编织的花环,递给她一百块。

“我没有零钱,只能麻烦你了。”

南栀子脸颊火辣辣的,颤颤的手指接过那红色钞票,心里百感交集。

将脸上的长发挑到耳后,喃了声:“你,你稍等。”

她穿着长衣休闲裤,戴着一顶贝雷帽,即将春暖花开的季节,她散着的长发已经落在肩上,被月华渲染淡淡的柔光。

沈昭定定地看着她,手拿着花睨了眼,接过她手上的零钱。

“找您九十五。”

一直凝视她的沈昭唇角扬起,似笑非笑道:“今天是情人节。”

她一愣,鼻子有点酸。。

今天是情人节,是啊,情人节。

“你说,我喜欢的人收到我的花会开心吗?”她笑眯眯地问。

南栀子心想,你这样美丽的人,谁会不开心呢,收到花的女生一定会幸福的笑容。

“会吧。”她低声说。

月亮被云遮住,天空如同黑幕,瞬间乌云消散,月华清凉如水。

眼前蓦然多出一株花环,戴在她的发顶,栀子花香扑鼻而来,呆了呆,她不解其意。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笙笙入我心爱恨之约快穿之锦绣荣华你是我命定的劫陆少的蜜宠甜妻挣宠II